忧乐关天下,悲喜超物外_光明网

忧乐关天下,悲喜超物外_光明网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清平乐》将北宋文臣范仲淹的形象出现于群众面前。除了人们耳熟能详的《岳阳楼记》和《渔家傲·秋思》等名贵的文学遗产,范仲淹还留下了哪些共同的精力遗产?本版刊发此文,以飨读者。  ——编 者  作者:李华瑞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姑苏吴县人。大中祥符八年(1015),范仲淹27岁,考中进士。天圣三年和五年(1025—1027)他先后上疏,要求革新吏治。  范仲淹曾遭到三次贬逐。天圣七年(1029),范仲淹上疏要求章献刘太后还政于年已20岁的宋仁宗,朝廷为之轰动,他被贬为河中府通判。明道二年(1033),范仲淹上疏对立宋仁宗废郭后,又被贬。景祐三年(1036),范仲淹知开封府,向仁宗献百官图,指斥吕夷简任人唯私,升官不公,被贬职饶州。宋人笔记《续湘山野录》说,范仲淹三次被贬官,每贬一次,其时的人称“光”一次,第三次称之为“尤光”。人们认为其“光荣”之处在于不管本身荣辱安危,为国家脱节困境。  宋仁宗宝元二年(1039),宋夏战役迸发。战役之初,宋军惨败,宋仁宗重用范仲淹和韩琦经略陕西、河东,抗击西夏。在经略陕西边防时,范仲淹将指挥权不相一致的驻兵分为六将,将各三千人,练兵、戍守、教阅,一致指挥权,号令清晰,总领不二。此即为后来王安石变法拟定的“将兵书”所承继,“盖本范公之遗意也”。一起,范仲淹爱怜士卒,安慰蕃民,活跃备御,成功扭转了宋军初期晦气的被动局面。“塞下秋来景色异,衡阳雁去无留心……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青丝征夫泪。”《渔家傲·秋思》正写于此刻。  与“来者御之,去时勿追”的防卫不同,范仲淹的主守思维较为活跃,即所谓“国家用攻则宜取其近而兵势不危,用守则必图其久”。也就是说在战略上防护,在战术上则以攻为守,一直把握战略主动权,然后免除边患危机。  宋仁宗在革新呼声推进下“遂欲更全国弊事”,录用其时因抗夏成绩威望日隆,又是“蕴诚恳,以康济斯民为己任”的范仲淹为参知政事。范仲淹归纳多年来革新定见并加以弥补发挥,于庆历三年(1043)九月写了一篇《答手诏条陈十事疏》呈给宋仁宗,作为自己革新的计划。所谓十事指“明黜陟、抑幸运、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覃恩信、重指令”,都是以削减冗官,选拔贤能为整理吏治的革新主张,被宋仁宗采用。庆历新政遂逐渐打开,施行了一年多。以范仲淹为代表的士大夫为改动国家积贫积弱形势所做的尽力和测验,在前史上是不可磨灭的。  中国古代学术自汉武帝以降至清代,主要是环绕汉、宋学打开。宋仁宗控制时期是宋学勃兴的重要阶段,朱熹推原学术,充分肯定范仲淹对宋学建立有开习尚之先和荐拔人才的效果,“自范文正以来,已有好谈论”,而建立宋学的关键人物胡瑗、孙复、张载等都曾得到范仲淹的荐引、提拔或照顾。《宋元学案》编有赞誉范仲淹学术源流及思维的《高平学案》,其按语云“高平(范仲淹)终身,粹然无疵,而导横渠(张载)以入圣人之室,尤为有功。”范仲淹不只对许多学者予以汲引、帮助,并且以其独有的行谊和风仪给其时士大夫以较大影响。“(仲淹)每感谢论全国事,奋不管身,一时士大夫矫厉尚风节,自仲淹倡之。”(《宋史·范仲淹传》)这样的士风,对宋学产生了深沉影响。  范仲淹本身在学术上有致广阔而尽精微的学养和过人成果。据史载范仲淹“通六经”,尤善于《易》经,同其他宋学建立者相同,范仲淹也是脱节此前的注疏,径自地从《易》的义理方面进行分析的。范仲淹分析《易》的义理同李觏探究《周礼》相同,用于对社会现实的革新。  唐中叶今后因为均田制的分裂、科举制度逐渐占有选士的主导地位,加上唐末农民战役,作为帝制王朝控制根底的当地世家大族土崩瓦解。北宋中叶开端,范仲淹、欧阳修、张载等人从理论、实践上都活跃倡议重建当地家族安排。宋仁宗皇祐初(1049),范仲淹为了加强本族之间的相互搀扶,在姑苏置上田十顷,兴办义庄,又亲定《义庄规则》。范仲淹创设义庄,实则是一项养恤和教育族员的福利制度,自创设今后,不只助益历代姑苏人才的鼎盛和社会工作的兴旺,并且范氏义庄在南宋今后成为元明清控制者建立的典范,在全国得以大力推广,范氏义庄延绵不停800年,产生了难以估计的前史影响。  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范仲淹逝世。他在《岳阳楼记》写下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成为千古名句,代表了一代有抱负士人的精力风貌,影响至今。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前史学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